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资讯分类

百亩耕地疑被挖沙牟利回填建筑垃圾渣土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拆除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6-27 08:5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事发朝阳区沙子营承租人租地原规划建花木基地  朝阳区沙子营村南中段下坎南侧的耕地,目前部分已被垫高约4米,上面已建有10多排的平房。该地多处裸露出建筑拉垃圾渣土层,曾经的树林和耕地都已破坏。2002年9月1日,该村村委会将该处耕地租给朝阳区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主任梁宝君,原本规划建设花木基地,但知情者举报称,该地成挖沙场,被挖3米深,随后用建筑垃圾渣土填盖。但承租方否认挖沙,只承认砍伐树木,填

百亩耕地疑被挖沙牟利回填建筑垃圾渣土

【概要描述】事发朝阳区沙子营承租人租地原规划建花木基地  朝阳区沙子营村南中段下坎南侧的耕地,目前部分已被垫高约4米,上面已建有10多排的平房。该地多处裸露出建筑拉垃圾渣土层,曾经的树林和耕地都已破坏。2002年9月1日,该村村委会将该处耕地租给朝阳区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主任梁宝君,原本规划建设花木基地,但知情者举报称,该地成挖沙场,被挖3米深,随后用建筑垃圾渣土填盖。但承租方否认挖沙,只承认砍伐树木,填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拆除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6-27 08:51
  • 访问量:
详情

事发朝阳区沙子营承租人租地原规划建花木基地

  朝阳区沙子营村南中段下坎南侧的耕地,目前部分已被垫高约4米,上面已建有10多排的平房。该地多处裸露出建筑拉垃圾渣土层,曾经的树林和耕地都已破坏。2002年9月1日,该村村委会将该处耕地租给朝阳区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主任梁宝君,原本规划建设花木基地,但知情者举报称,该地成挖沙场,被挖3米深,随后用建筑垃圾渣土填盖。但承租方否认挖沙,只承认砍伐树木,填垫建筑垃圾渣土。

  ■现状

  建筑垃圾渣土埋耕地建房屋

  5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沙子营村这块土地,看到该地地面比西侧来广营北路地面高约4米,要爬上一约呈30度角的斜坡才能进入该地。

  这块地南北方向有10多排平房,南侧一排房前的空地上是一摞建房用的楼板,3名男子正在其旁烧制水泥构件。该地西南的几间房外是两堆高约1米的渣土堆,2名女子正从中挑拣垃圾。

  烧制水泥构件的王先生称,他2009年和出租者郭明签订租赁协议,租赁该处4亩地,租期10年,后他自己建了10多间房,并在空地烧制楼板。据统计,该地有600多间房屋,居民300多户,部分居民在该地从事制作建材和回收废品。

  记者在该地东侧看到,该处是约呈40度的坡地,坡底比该地面低约4米,坡底有长30多米的栏杆,该村村民称该栏杆是原耕地的边界,与原地平行。从坡地裸露土层内能看到大量砖块、石头和生活垃圾。据该地居民称,该地是由拆迁渣土填垫成的渣土坡,后来由郭明修整地面向外出租。

  ■调查

  耕地或被挖沙牟利

  记者调查发现,这块位于沙子营村的土地,早于2002年由该村村委会租赁给朝阳区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主任梁宝君。而据知情者透露,几乎与此同时,耕地和树林面积开始减少,土地被大量盗采,地面被逐渐垫高。

  2002年9月1日沙子营村委会和梁宝君签订的该地租赁协议写明“甲方(沙子营村委会)提供村南中段下坎南侧耕地,东西240米,南北490米,总面积176亩,租于乙方(梁宝君)建花木基地”,“租期至2022年8月31日止,有效期20年”。

  据知情者王先生(化名)称,他2003年11月来到该地给梁宝君干活。他称此时该地东侧已是渣土坡,高出西侧树林地面3米多,“东边耕地的沙子已被挖走,上面填垫了渣土”。

  据王先生介绍,2006年12月,梁宝君让他雇人砍伐了该地西侧树林。2007年阴历五月初六(6月20日)前后,梁宝君开始雇人在夜晚挖掘该地西侧地下沙子贩卖,挖掘深度约3米,同时运来拆迁渣土填充地面,“挖完沙子就填垫渣土,早晨起来地面就填平了”。原地被填平后梁宝君又让他们在该地西侧地面上垫渣土,同时也在东侧垫渣土,一直到2008年除夕前才停止。“西侧垫的渣土和东侧的差不多高了,垫的渣土坡比原地平面高出约4米”。

  ■回应

  承认垫渣土否认挖沙

  梁宝君的朋友毛永贵称,该地一直和梁宝君无关系,都是自己在管理,并拒绝提供梁宝君的电话号码。他称自己没有挖沙子贩卖,2005年该地树林被大雨淹死,他就砍伐了树林,后因该处地面比来广营北路低1米多,他就开始在地面垫渣土,该行为并没联系村委会,“反正我垫的时候也没人来管”。

  他还表示,2009年梁宝君通过口头协议租赁该地给自己,“没签(租赁)协议,就是直接说这块地归我管了”。后来毛永贵与郭明签订租赁协议将该地租赁给郭明,随后郭明修整土地建设基础设施将该地租赁予现在的居民。而沙子营村委会尹支书表示,不知道梁宝君将该地转租于毛永贵。

  随后,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梁宝君,但均未有回复。记者同时注意到,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中写明,“为响应市委、市政府绿化首都植树造林以及本地区种植结构调整,双方合作在沙子营村南建一花木基地”,“该耕地原貌不得破坏,地下沙子乙方不得以任何借口开采”,“乙方在租期内,不得转租或从事他业,如需要可与甲方协商解决”,“在经营过程中乙方可建3300平米的办公、库房及生活设施”。

  沙子营村支书尹先生称,村内土地直接由村委会负责监管,自己是2005年来到村委会的,对之前情况并不了解。而前任村支书去世,前村主任联系不上,“这种个人行为村委会管不了”。记者随后就此事采访北京市国土部门,但几天过去,工作人员仍未给予任何回复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咨询电话

1361119960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CopyRight © 2019 渣土运输  all rights rerserved  京ICP备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