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资讯分类

建筑垃圾渣土清运运输车闯红灯超速超载频发 最严处罚仍无果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拆除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6-30 09:0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深夜,一辆超速的渣土车装载着近3米高的建筑垃圾,一路遗撒行驶在张采路上,去往崔各庄倾倒地。在该处简易房内的人员称,渣土车属于“中南建筑工地”下属车队,“工地渣土车清洗设备在东门,车辆出门都严格清洗、苫盖。   车辆出工地已满身是泥难辨号牌  19日凌晨1时40分,西大望路东北角一处在建房地产工地,40多分钟内,从工地开出15辆满载的渣土车,无一苫盖。  该处工地为中南建筑集团的一处在建工地。工地保

建筑垃圾渣土清运运输车闯红灯超速超载频发 最严处罚仍无果

【概要描述】深夜,一辆超速的渣土车装载着近3米高的建筑垃圾,一路遗撒行驶在张采路上,去往崔各庄倾倒地。在该处简易房内的人员称,渣土车属于“中南建筑工地”下属车队,“工地渣土车清洗设备在东门,车辆出门都严格清洗、苫盖。   车辆出工地已满身是泥难辨号牌  19日凌晨1时40分,西大望路东北角一处在建房地产工地,40多分钟内,从工地开出15辆满载的渣土车,无一苫盖。  该处工地为中南建筑集团的一处在建工地。工地保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拆除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6-30 09:08
  • 访问量:
详情
深夜,一辆超速的渣土车装载着近3米高的建筑垃圾,一路遗撒行驶在张采路上,去往崔各庄倾倒地。在该处简易房内的人员称,渣土车属于“中南建筑工地”下属车队,“工地渣土车清洗设备在东门,车辆出门都严格清洗、苫盖。
 

  车辆出工地已满身是泥 难辨号牌

  19日凌晨1时40分,西大望路东北角一处在建房地产工地,40多分钟内,从工地开出15辆满载的渣土车,无一苫盖。

  该处工地为中南建筑集团的一处在建工地。工地保安透露,工地渣土车出门都没有经过清洗、也不苫盖,“都是从工地拉出来就开走。”

  一位自称是工地负责进料的员工则表示,工地内有渣土车清洗设备,至于是否使用,他称“不清楚”。其表示,工地北门右侧的简易房为负责渣土运输的办公地点。

  在该处简易房内的人员称,渣土车属于“中南建筑工地”下属车队,“工地渣土车清洗设备在东门,车辆出门都严格清洗、苫盖。”

  对于此前有渣土车从北门进出,存在遮挡号牌、不苫盖情况。其表示,“工地由四五家公司负责拉渣土,还有些个人的车,给钱就来拉。”

  随即,这位工作人员阻止记者前往工地东门查看清洗设备。

  事实并非如这位员工所述,靠近广渠路一侧的东门,大门紧闭,门前没有车辆进出痕迹。从高处俯瞰工地,东门也没有车辆进出痕迹。

  “有些工地比较正规会清洗车轮车身,有些工地就算是有冲洗设备也不使用。”渣土车司机王小明(化名)说,清洗、苫盖一辆车至少要10多分钟,车辆多了就得排队清洗,而一晚上能干活的时间有限。一般简单的话,在出口挖个U形水槽,车轮走过一刷,也算糊弄了事儿。

  大型车辆扰民 夜晚进村似“地震”

  渣土车疯狂过后,带来的是路面破损,扬尘、噪音污染,周边居民叫苦不迭。朝阳区王四营乡唐新村村民反映,这里每天几乎24小时都有大车经过,晚上一过车轰隆隆的声音跟地震似的。

  11月19日凌晨,来自西大望路工地的数辆渣土车,将渣土运往王四营乡唐新村周边工地倾倒。进村道路已被压得坑坑洼洼,遇上下雨泥泞不堪。

  这条路贯穿唐新村及官庄,东至广渠东路,道路两边有不少大型工地。19日下午,记者乘出租车驶入村中探访,行驶当中车辆频频拖底。

  “这是条死路,唐新村三年前拆迁施工,这路就开始坏了。”村民张先生描述,每天几乎24小时都有大车经过,白天尘土飞扬,出去都没法儿睁眼;晚上一过车轰隆隆地,躺床上跟地震似的,吵得人整宿整宿地没法合眼。

  疯狂的渣土车还是激怒了附近的居民。唐新村进村路路边一家废品回收站老板娘介绍,今年8月份附近的居民组织了抗议渣土车行动。在路边设了两个大墩子堵路,阻止渣土车进出。坚持不到一个月,就拆了。

  “设大墩子是我们公司员工组织设的。”张先生证实了上述堵路行为,他说,自己所在的公司在唐新村办公三十多年,三百多名员工生活、工作都在这里。渣土车破坏马路,导致他们出行困难。前段时间下暴雨,“我们是大的背小的,年轻人背老年人,打电话给多个部门反映也没有效果。”

  “大墩子堵路合理但不合法。”居民们说他们不得已的做法也没能阻止渣土车继续“疯狂”,不到一个月,渣土车回归,夜晚那轰隆隆的“地震声”再次响起。

  上万平米土地 渣土、垃圾堆成山

  于家务乡崔各庄村,两座5米多高的渣土山格外显眼。崔各庄村多位村民介绍,此处原为耕地,多年前村内承包给了个人,年初这里成了渣土及建筑垃圾消纳场。

  这处地块儿,位于崔各庄南200多米,周围被铁丝围挡。铁丝围栏的场地长约120米,宽约100米,共计12000多平方米,其中大地块儿内除了两座5米多高的渣土山,还有一个2000多平方米的深坑,里面满是碎砖石等垃圾。

  据崔各庄村的多位村民介绍,上述区域地块原为村里的土地,多年前村内承包给了外人。此处地块的铁丝网栏内西侧,确如村民所说,为一块儿蔬菜大棚基地,渣土堆的北侧,有种植大片树林。

  村民称,大约年初时,就有大型车辆常来此地块儿倾倒渣土及垃圾。

  崔各庄村村支书刘永平证实,此地块儿为村内土地,但是由村民自行出租的,其使用情况村里不清楚。

  “违规消纳在行内很普遍。”从业20年的渣土车司机余德(化名)透露,个人拉活的司机会先和工地把价格谈好,开车拉了渣土出工地之后,工地就不管了,要自己去找倒土的地方。倾倒的地方一般都在郊区,由当地“能说上话”的人,承包一块地或者坑,拉渣土垫平,倒一车给对方七八十元,有些郊区消纳场,一晚上能收入好几千元。

  司机王小明(化名)也说,渣土车消纳证准运证,办理需要较长时间。此外,渣土消纳证要求车辆要有固定的行车路线,路线不一样还需重新办理。如果在小工地,几天拉完活后,换个工地还得重新办,导致部分渣土车干脆不办“消纳证”,继而出现渣土车乱倒现象。

  渣土车经营者李兵(化名)就自称从不办理渣土消纳许可证,因此隔三岔五去城管交罚款已成他的常态,最近刚被罚了三千元。

  利益驱使下渣土车“多拉快跑”

  “拉渣土也就挣个运费,如果按趟算,工地都会要求装得越多越好。”王小明介绍,如果清洗车辆,一晚上也拉不了几趟,每个司机都想多拉快跑。

  北京今年工地没有往年多了,活少不好赚钱,是多位渣土车司机的共同感受。王小明说,最近拉渣土的圈儿里人都想卖车,但大家都卖不出去。去年北京市要求渣土车改成绿车,大厢的盖儿也换成自动的,司机们又花了几万块钱装了北斗导航系统,成本一下增加了不少。

  去年11月份余德将车卖了。他感叹现在拉渣土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干”,现在进五环口,都有摄像头,“多拉快跑”抓到就是罚款。

  余德换过三辆车,95年左右刚到北京时,他用的是农用翻车拉渣土。2001年时,他换了一辆东风六轮的黄标车。2010年,换了一辆东风多利卡的大车。余德指着东南四环外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楼,“这些楼,我刚来时,还没有盖呢,好多都是我拉过活的。”

  余德回忆,1990年的时候,拉渣土一车才五六十元,但管得松,倾倒渣土也不要钱。之后换了第二辆车后,渣土行业开始涨价一车180元到200元。随着北京工地急剧减少,加之管得也严,活儿不好干了,“我自己被抓到过多少次已数不清了。”

  渣土车司机违规“多拉快跑”,说到底还是在追逐利润。余德算了笔账:渣土按方拉,一车拉20方,一方25元,就是500元。多拉10方就多赚250元,司机们能不跑得快吗!

  “为了多拉快跑,司机们闯红灯、涂抹号牌。”余德说,即使被拍到,也都是车队老板负责解决,司机只负责开车。

  跑活儿时间久了,余德说他们都知道哪里监管部门查得多,渣土车司机们也会互相通气儿,绕开监管。真遇上查处,有些司机“直接开过去”,算定执法人员不会追来,“他们也怕渣土车出意外”。

  最严处罚未能拦住疯狂渣土车

  “从7月1日起,北京五环内及怀柔区,凡是政府投资工程,必须使用配有导航定位系统的新型渣土车,一旦发现渣土冒尖儿,车速就会自动降至每小时30公里。”这个号称史上最严渣土车政策实施一年有余,渣土车为何依然疯狂?

  从去年6月15日起,北京市五环路以内及怀柔区,凡是政府投资的工程,必须使用新型渣土车。7月1日以后,全市严禁使用旧型渣土车。新政还建立了黑红名单制度,对旧型渣土车纳入黑名单管理,对使用黑名单中车辆的施工企业,一律高限处罚。查到不符合新标准要求的渣土车,每辆处以500元到3000元的罚款,第二次违规则翻倍处罚。

  “有些司机装了导航定位系统,还是开得很快,那肯定是动了手脚。”王小明表示。

  余德则称很多司机都不装这个系统,也少有人查。他说,“大部分渣土车都是装得尖尖的,走起来哗哗撒。”

  对于渣土车新政,余德认为那都是“一阵风”的事情,等严管的风过了就会恢复正常。“原来我们车花好几千元弄了铁皮盖,土高了都盖不上,时间长了铁皮生锈,都卖废铁了。”

  11月20日,北京市渣土遗撒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渣土问题,住建委、城管、交管、环保等各相关部门一直在治理,从相关部门的监控数据上看,渣土车违规确实出现“反弹”。

  据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统计,截至今年10月底,市联合执法督导组共开展督导检查131次,给予77处违法违规运输渣土的工地停工并移交属地处理,全市共查处施工现场类违法行为912起,罚款888.45万元;渣土运输及泄露遗撒类违法行为3343起,罚款667.9万元。

  关于“反弹”的原因,这位负责人称,今年有些大型活动,多个工地暂停施工,工期受到影响有关,加之今年过年较早,很多工地都在赶工。

  “有很多渣土车上是装了GPS装置,但设备是人做的,这里面也可能会有猫腻。”该负责人称,不排除人为原因导致监控装置运转障碍,这也使得监管困难,“最近监管部门针对渣土管理问题会有更严厉的举措。”

  11月17日至21日部分路段渣土车违规统计

  时间:11月17日零时18分-零时30分

  地点:二环右安门桥西向东方向

  违规现象:10辆渣土车急速行驶,无一苫盖,有些车辆内的渣土已超过车斗。

  时间:11月18日零时40分-1时40分

  地点:菜户营路与柳村里路丁字路口

  违规现象:13辆渣土车无一苫盖,号牌均模糊不清;一辆渣土车大量遗撒。

  时间:11月19日零时40分-1时20分

  地点:西大望路东北角

  违规现象:15辆从工地开出的满载渣土车,无一苫盖。

  时间:11月21日零时-1时

  地点:南三环

  违规现象:27辆渣土车均无苫盖,且看不清车牌。车尾左下角的黄牌均被遮挡。

  时间:11月21日零时10分-1时10分

  地点:南四环主路榴乡桥

  违规现象:47辆渣土车车身沾满泥土。只有三辆苫盖,其余皆不能看清车牌。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咨询电话

1361119960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CopyRight © 2019 渣土运输  all rights rerserved 京ICP备200013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