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北京建筑渣土,建筑垃圾新闻介绍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9-19 09:4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随着城市的发展,市内高楼林立,人们生活日趋便捷。但人们是否留意到城市建设中产生的那些建筑垃圾渣土清运被运往、堆放到哪里?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存在众多黑渣土清运场,大批量堆放着建筑垃圾,位置多位于荒僻的村镇、山林,对环境产生影响。

近日,津云新闻记者赶赴北京对此进行调查。

多年黑渣土清运场,因回迁房清理

下午2点,津云记者从市区搭乘地铁一个半小时,从北京通州地铁潞城站口刚走出来,烈日当头,几个等活儿的司机在地铁口附近扇着扇子。

环顾四周,记者发现在潞城站向东,通州区运河东大街北侧,能明显看到一座高约20余米的土山,一眼望不到边。

潞城地铁站出口,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土山

这座建筑渣土清运山上盖着绿网,顶部已经长满了黄色的杂草。土山四周被围了起来,无法进入。土山旁边还有市政工程的项目部,但项目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座建筑渣土山并不属于我们,属于哪里我们不清楚。”

在地铁口附近等活儿的几个司机告诉津云记者,他们不确定这座土山是渣土山,也不能确定这块区域是黑渣土场,只是晚上十点以后,路上确实有许多运输大车在这边来来往往。“这边也没有什么村民,都拆迁搬走了,因为这座土山盖着绿网,也没有发出异味,三年前它就在这里,但也没人留意它。”

津云记者环绕这座土山约30分钟,在土山的东南侧发现了已经上锁的铁门。铁门门口停着两辆车,车上工作人员身着便服,自称是附近的园林养护人员,表示这扇门最近才被堵上,原本车辆可以从这边进入。

津云记者从铁门旁的栏杆翻入土山的场地内,走到土山脚下。虽然土山有绿网盖着,但仍能从缝隙中看出堆放着的是建筑垃圾,包括砖头、碎瓷砖片、尼龙袋等建筑弃料,这座土山明显是一座渣土山,

绿网间露出的建筑废料

沿着渣土山边缘往前走,始终未看到场地内有人员出现,一直走到渣土山北面,才看到了几座临时搭建的项目工程房,屋门全部关着,门外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记者敲开这些屋门,里面有几名工人正在午休,他们告诉记者:“这几日不让干活儿了,我们就是往外运渣土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渣土山北侧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

渣土山的东侧紧邻一条河道,一位河道清理人员刘强(化名)告诉津云记者:“我就是潞城人,这块地未来要建设古月佳园产权置换安置房项目,所以正在清理渣土山,一周之前大车晚上十点以后还一直往外运渣土,最近一个星期不知道为何,晚上不往外运土了,把过车的一侧出入口也给堵上了。”

这片黑渣土场区域要建回迁房,才开始运走渣土

刘强回忆,这座渣土山在这里至少三年了,以前晚上时常有大车往这里运送、倾倒渣土。因为要建设回迁房,所以最近大车赶工期抢着往外拉走这些渣土。“这片区域存放渣土应该没有合法手续,要是正规的渣土消纳场,周围怎么会连块牌子都没有?”刘强说。

黑渣土场实为承包地,存监管盲区

下午三点半,一辆政府工作用车从渣土场的另一侧门驶入,道路上立即扬起了不少灰尘。

几个身着工作服的人员从车上下来,原本在临建工程房内午休、打牌的工人也走了出来。其中一位身着工作服的人员王明(化名)告诉记者:“我们是监管这片区域的城管,现在这里没有大车来往了,我们来这里查看渣土山绿网是否盖好。”

王明说,这片区域其实严格来说不叫黑渣土场,但确实也不是正规渣土消纳场。因为渣土山所在的这片土地原本是农村集体土地,像这种土地可以给个人承包,用来堆土他们城管管不了。以前相关法规监管没有这么严格的时候,就会有人以承包一块地然后收土这种形式,挣一些钱。

此前有媒体报道,类似这样的渣土场缷渣土一立方米5元钱,一车约装20立方米,缷一车花100余元。记者问及是否因为黑渣土场相比正规渣土消纳场,缷渣土更方便更便宜,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这边缷土,王明对记者说:“我们负责的这片区域根本没有正规渣土消纳场,以前很多运渣土的企业都是自己找地方缷渣土。”

如今相关法规更加严格后,作为城管,应该如何监管这些企业和渣土场地?王明解释,他们负责的监管、查处范围就是监查运输渣土的企业,运送过程中不能漏渣土,更不允许这些车辆将渣土运输到没有正规手续的渣土存放地,而此前媒体报道中所谓的黑渣土场,其实很多是个人跟村里承包的洼地、空地,他们无法监管这些承包地。

“其实眼前这些渣土,原本很多是政府工程准备回填的回填土,规划在地面长高后回填,后来地面没有按计划长高土就堆放在了这里。”王明说,“如今这里要建回迁房,这些渣土不弄走没法盖房,所以正尽快清理,将渣土运到正规消纳场。”

津云记者看到,在这座渣土山旁边的河道另一边,沿着河道也有五六米高的渣土堆放着,却没有绿网盖着,渣土中的一些塑料布被风吹进河道,清理河道的刘强要去逐一清理。

“这些也是被运送、堆放的建筑废料,因为河道另一边的地没有被征用,所以还没有进行清理,

河道另一侧也堆放着渣土,因土地未被征用仍没有清理

小区对面多年渣土山,突然变园林

位于北京顺义区的首开·苏活小区附近,此前也被媒体曝出存在黑渣土场。

津云记者来到苏活小区,小区的大门口是一条双向行驶的宽阔马路,而马路对面一侧,则蔓延着一眼望不到边缘的土山,高约20米。

北京建筑渣土,建筑垃圾新闻介绍

【概要描述】随着城市的发展,市内高楼林立,人们生活日趋便捷。但人们是否留意到城市建设中产生的那些建筑垃圾渣土清运被运往、堆放到哪里?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存在众多黑渣土清运场,大批量堆放着建筑垃圾,位置多位于荒僻的村镇、山林,对环境产生影响。

近日,津云新闻记者赶赴北京对此进行调查。

多年黑渣土清运场,因回迁房清理

下午2点,津云记者从市区搭乘地铁一个半小时,从北京通州地铁潞城站口刚走出来,烈日当头,几个等活儿的司机在地铁口附近扇着扇子。

环顾四周,记者发现在潞城站向东,通州区运河东大街北侧,能明显看到一座高约20余米的土山,一眼望不到边。

潞城地铁站出口,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土山

这座建筑渣土清运山上盖着绿网,顶部已经长满了黄色的杂草。土山四周被围了起来,无法进入。土山旁边还有市政工程的项目部,但项目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座建筑渣土山并不属于我们,属于哪里我们不清楚。”

在地铁口附近等活儿的几个司机告诉津云记者,他们不确定这座土山是渣土山,也不能确定这块区域是黑渣土场,只是晚上十点以后,路上确实有许多运输大车在这边来来往往。“这边也没有什么村民,都拆迁搬走了,因为这座土山盖着绿网,也没有发出异味,三年前它就在这里,但也没人留意它。”

津云记者环绕这座土山约30分钟,在土山的东南侧发现了已经上锁的铁门。铁门门口停着两辆车,车上工作人员身着便服,自称是附近的园林养护人员,表示这扇门最近才被堵上,原本车辆可以从这边进入。

津云记者从铁门旁的栏杆翻入土山的场地内,走到土山脚下。虽然土山有绿网盖着,但仍能从缝隙中看出堆放着的是建筑垃圾,包括砖头、碎瓷砖片、尼龙袋等建筑弃料,这座土山明显是一座渣土山,

绿网间露出的建筑废料

沿着渣土山边缘往前走,始终未看到场地内有人员出现,一直走到渣土山北面,才看到了几座临时搭建的项目工程房,屋门全部关着,门外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记者敲开这些屋门,里面有几名工人正在午休,他们告诉记者:“这几日不让干活儿了,我们就是往外运渣土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渣土山北侧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

渣土山的东侧紧邻一条河道,一位河道清理人员刘强(化名)告诉津云记者:“我就是潞城人,这块地未来要建设古月佳园产权置换安置房项目,所以正在清理渣土山,一周之前大车晚上十点以后还一直往外运渣土,最近一个星期不知道为何,晚上不往外运土了,把过车的一侧出入口也给堵上了。”

这片黑渣土场区域要建回迁房,才开始运走渣土

刘强回忆,这座渣土山在这里至少三年了,以前晚上时常有大车往这里运送、倾倒渣土。因为要建设回迁房,所以最近大车赶工期抢着往外拉走这些渣土。“这片区域存放渣土应该没有合法手续,要是正规的渣土消纳场,周围怎么会连块牌子都没有?”刘强说。

黑渣土场实为承包地,存监管盲区

下午三点半,一辆政府工作用车从渣土场的另一侧门驶入,道路上立即扬起了不少灰尘。

几个身着工作服的人员从车上下来,原本在临建工程房内午休、打牌的工人也走了出来。其中一位身着工作服的人员王明(化名)告诉记者:“我们是监管这片区域的城管,现在这里没有大车来往了,我们来这里查看渣土山绿网是否盖好。”

王明说,这片区域其实严格来说不叫黑渣土场,但确实也不是正规渣土消纳场。因为渣土山所在的这片土地原本是农村集体土地,像这种土地可以给个人承包,用来堆土他们城管管不了。以前相关法规监管没有这么严格的时候,就会有人以承包一块地然后收土这种形式,挣一些钱。

此前有媒体报道,类似这样的渣土场缷渣土一立方米5元钱,一车约装20立方米,缷一车花100余元。记者问及是否因为黑渣土场相比正规渣土消纳场,缷渣土更方便更便宜,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这边缷土,王明对记者说:“我们负责的这片区域根本没有正规渣土消纳场,以前很多运渣土的企业都是自己找地方缷渣土。”

如今相关法规更加严格后,作为城管,应该如何监管这些企业和渣土场地?王明解释,他们负责的监管、查处范围就是监查运输渣土的企业,运送过程中不能漏渣土,更不允许这些车辆将渣土运输到没有正规手续的渣土存放地,而此前媒体报道中所谓的黑渣土场,其实很多是个人跟村里承包的洼地、空地,他们无法监管这些承包地。

“其实眼前这些渣土,原本很多是政府工程准备回填的回填土,规划在地面长高后回填,后来地面没有按计划长高土就堆放在了这里。”王明说,“如今这里要建回迁房,这些渣土不弄走没法盖房,所以正尽快清理,将渣土运到正规消纳场。”

津云记者看到,在这座渣土山旁边的河道另一边,沿着河道也有五六米高的渣土堆放着,却没有绿网盖着,渣土中的一些塑料布被风吹进河道,清理河道的刘强要去逐一清理。

“这些也是被运送、堆放的建筑废料,因为河道另一边的地没有被征用,所以还没有进行清理,

河道另一侧也堆放着渣土,因土地未被征用仍没有清理

小区对面多年渣土山,突然变园林

位于北京顺义区的首开·苏活小区附近,此前也被媒体曝出存在黑渣土场。

津云记者来到苏活小区,小区的大门口是一条双向行驶的宽阔马路,而马路对面一侧,则蔓延着一眼望不到边缘的土山,高约20米。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渣土清运,拆除破碎
  • 来源:渣土清运
  • 发布时间:2020-09-19 09:49
  • 访问量:
详情

随着城市的发展,市内高楼林立,人们生活日趋便捷。但人们是否留意到城市建设中产生的那些建筑垃圾渣土清运被运往、堆放到哪里?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存在众多黑渣土清运场,大批量堆放着建筑垃圾,位置多位于荒僻的村镇、山林,对环境产生影响。

近日,津云新闻记者赶赴北京对此进行调查。

多年黑渣土清运场,因回迁房清理

下午2点,津云记者从市区搭乘地铁一个半小时,从北京通州地铁潞城站口刚走出来,烈日当头,几个等活儿的司机在地铁口附近扇着扇子。

环顾四周,记者发现在潞城站向东,通州区运河东大街北侧,能明显看到一座高约20余米的土山,一眼望不到边。

潞城地铁站出口,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土山

这座建筑渣土清运山上盖着绿网,顶部已经长满了黄色的杂草。土山四周被围了起来,无法进入。土山旁边还有市政工程的项目部,但项目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座建筑渣土山并不属于我们,属于哪里我们不清楚。”

在地铁口附近等活儿的几个司机告诉津云记者,他们不确定这座土山是渣土山,也不能确定这块区域是黑渣土场,只是晚上十点以后,路上确实有许多运输大车在这边来来往往。“这边也没有什么村民,都拆迁搬走了,因为这座土山盖着绿网,也没有发出异味,三年前它就在这里,但也没人留意它。”

津云记者环绕这座土山约30分钟,在土山的东南侧发现了已经上锁的铁门。铁门门口停着两辆车,车上工作人员身着便服,自称是附近的园林养护人员,表示这扇门最近才被堵上,原本车辆可以从这边进入。

津云记者从铁门旁的栏杆翻入土山的场地内,走到土山脚下。虽然土山有绿网盖着,但仍能从缝隙中看出堆放着的是建筑垃圾,包括砖头、碎瓷砖片、尼龙袋等建筑弃料,这座土山明显是一座渣土山,

绿网间露出的建筑废料

沿着渣土山边缘往前走,始终未看到场地内有人员出现,一直走到渣土山北面,才看到了几座临时搭建的项目工程房,屋门全部关着,门外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记者敲开这些屋门,里面有几名工人正在午休,他们告诉记者:“这几日不让干活儿了,我们就是往外运渣土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渣土山北侧停放着几辆黄色挖掘机

渣土山的东侧紧邻一条河道,一位河道清理人员刘强(化名)告诉津云记者:“我就是潞城人,这块地未来要建设古月佳园产权置换安置房项目,所以正在清理渣土山,一周之前大车晚上十点以后还一直往外运渣土,最近一个星期不知道为何,晚上不往外运土了,把过车的一侧出入口也给堵上了。”

这片黑渣土场区域要建回迁房,才开始运走渣土

刘强回忆,这座渣土山在这里至少三年了,以前晚上时常有大车往这里运送、倾倒渣土。因为要建设回迁房,所以最近大车赶工期抢着往外拉走这些渣土。“这片区域存放渣土应该没有合法手续,要是正规的渣土消纳场,周围怎么会连块牌子都没有?”刘强说。

黑渣土场实为承包地,存监管盲区

下午三点半,一辆政府工作用车从渣土场的另一侧门驶入,道路上立即扬起了不少灰尘。

几个身着工作服的人员从车上下来,原本在临建工程房内午休、打牌的工人也走了出来。其中一位身着工作服的人员王明(化名)告诉记者:“我们是监管这片区域的城管,现在这里没有大车来往了,我们来这里查看渣土山绿网是否盖好。”

王明说,这片区域其实严格来说不叫黑渣土场,但确实也不是正规渣土消纳场。因为渣土山所在的这片土地原本是农村集体土地,像这种土地可以给个人承包,用来堆土他们城管管不了。以前相关法规监管没有这么严格的时候,就会有人以承包一块地然后收土这种形式,挣一些钱。

此前有媒体报道,类似这样的渣土场缷渣土一立方米5元钱,一车约装20立方米,缷一车花100余元。记者问及是否因为黑渣土场相比正规渣土消纳场,缷渣土更方便更便宜,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这边缷土,王明对记者说:“我们负责的这片区域根本没有正规渣土消纳场,以前很多运渣土的企业都是自己找地方缷渣土。”

如今相关法规更加严格后,作为城管,应该如何监管这些企业和渣土场地?王明解释,他们负责的监管、查处范围就是监查运输渣土的企业,运送过程中不能漏渣土,更不允许这些车辆将渣土运输到没有正规手续的渣土存放地,而此前媒体报道中所谓的黑渣土场,其实很多是个人跟村里承包的洼地、空地,他们无法监管这些承包地。

“其实眼前这些渣土,原本很多是政府工程准备回填的回填土,规划在地面长高后回填,后来地面没有按计划长高土就堆放在了这里。”王明说,“如今这里要建回迁房,这些渣土不弄走没法盖房,所以正尽快清理,将渣土运到正规消纳场。”

津云记者看到,在这座渣土山旁边的河道另一边,沿着河道也有五六米高的渣土堆放着,却没有绿网盖着,渣土中的一些塑料布被风吹进河道,清理河道的刘强要去逐一清理。

“这些也是被运送、堆放的建筑废料,因为河道另一边的地没有被征用,所以还没有进行清理,

河道另一侧也堆放着渣土,因土地未被征用仍没有清理

小区对面多年渣土山,突然变园林

位于北京顺义区的首开·苏活小区附近,此前也被媒体曝出存在黑渣土场。

津云记者来到苏活小区,小区的大门口是一条双向行驶的宽阔马路,而马路对面一侧,则蔓延着一眼望不到边缘的土山,高约20米。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咨询电话

1361119960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CopyRight © 2019 渣土运输  all rights rerserved 京ICP备20001349号-1